现下的情形的确是令人为难,不知如何安排。

  身为一国之主,皇上理应考虑到黎民百姓,可现下凤塌上躺着的乃是自己的结发妻子,她的腹中还怀着龙嗣,这要让皇上如何是好?

  这个选择题当真是极难!

  “皇上,微臣有一主意。”

  “柳丞相请说。”皇上现在甚是需要一个人来提出解决的方案,因为现下的他实在是纠结无比。

  柳丞相斟酌了一番,才缓缓开口:“不论是皇后娘娘,还是宫外的百姓,都不可忽略。”

  “你说的朕也明白,但只得无忧一人,又要如何权衡?”这才是皇上真正的为难之处。

  “微臣认为可以让瑞王妃两相兼顾,让瑞王妃宫里宫外两边跑。”柳丞相低着头道:“微臣知道,这样一来瑞王妃会辛苦许多,但微臣认为这是现下最好的法子。”

  “等到瑞王妃将这瘟疫之药的方子彻底研制出来后,瑞王妃便不必如此奔波劳累,只需将方子开出,再派出一些太医前去照顾指导便是。”

  顾浅刚好写了方子出来听见柳丞相这话,顾浅立即翻了个白眼:“柳丞相,你想累死我是不是?”

  不过写个方子的时间,柳丞相就将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  “瑞王妃近日劳累,微臣心中十分明白,只是现下形势严峻,瘟疫已经在宫中出现,的确是宫里宫外都需要瑞王妃。”柳丞相态度温和,说话时如沐春风,让人觉得十分舒服。

  顾浅本也是打趣儿,也没觉得有什么。

  “无忧,朕也知如此安排,定是有些让你劳累,但如柳丞相所说,除了你只怕旁人治不住这瘟疫。”皇上看着顾浅道:“这几日你且宫里宫外照顾着,一应事情你只需安排便是,动手的事只需交给别人做便是,朕给你多派一些人手。”

  顾浅撇嘴:“我答应到西梁国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!”

  顾浅本是随口一说,但这么一句话倒是让皇上生出一些别的想法来。

  “无忧,是朕无能。”皇上看着顾浅有些愧疚,又道:“你若着实为难,那你便留在宫中照顾皇后,朕派宫中其他太医出宫便是。”

  “你不也说了,你宫里的那些太医,又有谁有我的医术好?”顾浅满是自信。

  皇上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回答顾浅的问题了。

  顾浅摆摆手,又道:“哎呀,我只是随便说两句罢了,又没说我不去。”

  “瑞王妃愿意便好,微臣替西梁国的百姓谢过瑞王妃!”柳丞相忙不迭向顾浅鞠躬行了大礼。

  “你们别急着谢我,我告诉你们,现在宫里有了这种病例出现,你们可不要大意,得密切注意着宫中的情形,以免有瘟疫爆发,到时可就麻烦了。”顾浅唠叨是唠叨,最后又叮嘱两句。

  现下宫里都已经有人因此而死了,可见这瘟疫的严重性,更是不能小觑。

  皇上神情严肃,深吸了一口气:“无忧所说,朕甚是明白,从今日开始,朕会派人密切注意宫中的情形。”

  “娘娘,药来了。”不过一会儿的功夫,绿儿便将药送了过来。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追君路迢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殡仪馆的火工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追君路迢迢最新章节